《天书九卷》一泓荷花潭—彤城.白螭(3)

        《天书九卷》官方论坛玩家投稿作品:破劫镜——子车伟遥

  6.捡来的女子

  “喂,小鸟,你别发花痴了。带我去见小婉吧。雨这么大,我都快泡肿了,真不是人干的事。”

  我抱怨着,拿眼斜瞟妙音鸟,话说,丫到底是人是鸟啊。

  “小婉失踪了,我也找不到她,十日前她让我在这等她,可是她一直没来。”

  妙音鸟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鸟脸上挂这么一副表情,让我一阵咬牙切齿,忍不住想抽他。

  “小鸟,你还是化成人吧,要是小婉看到你这幅鸟样,人家能理你才怪。”

  秒音鸟恍然大悟一般,摇身一变,又是一副书生打扮。

  这都什么事啊,角色扮演啊,我摇摇头。

  “你变成人的时候叫啥?”

  话说的怎么这么别扭。

  “我叫李成嗣,住在东阳镇,大树下左数第二间。”

  “走吧,别在这淋雨了,去你家。”

  等我和李成嗣来到东阳镇的时候,整个东阳镇早就关门闭户,黑灯瞎火了。

  雨还在下,一直下,似乎要把整个世界淹没。

  “前面的人,站住。”

  我被这突兀的一声,吓得一哆嗦,有些恼火,索性也不理会,定了定神继续跟着李成嗣往他家走,李成嗣这货干脆两耳不闻,只管闷头赶路。

  “站住,我让你们站住,听不到么?”那人也有些恼火,声音愈发尖利了。

  我猛地转过身,恶狠狠的说,“你谁啊?你让我站住就站住?脑子进水了?”

  大雨滂沱,根本看不清来人的面目,只从声音辨别应该是个女的。这般呼喝连个敬称都没有,想来不是个大小姐就是个恶婆娘。

  后面那人见我们没有停下的意思,声音里竟然带上了哭腔,“你们站住,呜呜……”

  我生平最见不得女人眼泪,心里的气已消了大半,叹口气,转了回去。

  那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子,没打伞也没披蓑衣,浑身湿漉漉,衣服贴着身,勾勒出一副曼妙的身材。

  我竟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,太丢人了。

  “你往哪里看啊,色狼。”女子见我往她身上打量,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窘状,不由的一阵怒火,双手护在胸前。

  淋了半天雨,我也很恼火,刚熄的火气又涌了上来,不就是看了一眼么,还骂我色狼。

  我冷笑一声,转身就走,头也不回。想求人,还没好脾气,理你才怪。

  身后的女子,没有再喊,只是死死的咬着唇,目光冒火般盯着前面的身影。

  没走出几步,我心又软了,一个女子大半夜的,天还下着雨,定是有什么事,我这般做法是不是太小气了。

  “喂,恶婆娘,喊我啥事啊,我可是色狼,嗷呜……”尽管心里软了,但嘴上可不饶人。

  “神经病,哼。”

  我走上近前才发现,这女子靠着路边的一棵树,似乎是脚扭了。

  顿时,心里一阵幸灾乐祸,脸上也带了笑。

  “是啊,我是神经病,大半夜的冒雨在路边拦色狼。”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 女子气的浑身发颤。

  “你是契印师?”女子似乎发现了什么,眼睛瞪得老大,一副见鬼的表情。

  刚才一直提防着妙音鸟,我的契印书,这回还握在手里。

  “姑娘真是明察秋毫啊,你有此问,难不成你也是契印师?”

  “哼,契印师有什么了不起么,一看你就是个新手,切!”

  不知为何,这女子总能三言两语挑起我的怒火,也许有些人天生八字不合,一见面就要闹个你死我活。

  我强压着心里的不快,尽量心平气和的说,“敢问姑娘,喊在下站住,有何指教啊。”

  “我脚扭了,把我背到前面的镇子去。”

  我被气乐了,哈哈,真可笑,现在都流行这么求人办事么。

  “麻烦给个理由先,小爷身单力薄,恐怕力有不逮。”

  “你……混蛋,你敢说我胖,气死我了。”

  7.水晶棺

  荷花潭的荷花,在雨水的洗礼下格外妖艳,因为是晚上,很少有人会注意,那妖艳的荷花在雨中是绽开的,似乎在迎合着漫天大雨。

  小婉从荷花的根部吸收完水精华,游向深水处。

  向下,一直向下,潭底,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潭了,因为整个东阳镇的下方,的确是个地下湖,湖底停放着一口水晶棺,棺椁上镌

  刻着许多符文,这些符文隐隐的发着莫名的光,像是会呼吸般,有节奏的明明灭灭。

  小婉把收集的水精华,从棺椁的一侧,沿着符文的纹络,渡进水晶棺。

  水晶棺椁似乎活过来了,所有的符文都动了起来,贪婪的吸允着小婉的鱼身,似乎要把她吞噬一般。

  小婉的脸上显出一种痛苦的神情,但马上又被一丝温柔代替,像是在哺乳幼子的母亲,柔情似水。

  王,请尽快醒过来吧。

  痛苦让小婉感觉到时间的漫长,似乎思绪也被拉长了,一些过往如云烟,繁琐,吵杂,一股脑涌出来。

  那一年,小婉记得是在石湖,对,就是石湖,那是个万年常冰的湖。

  那时候的小婉无忧无虑,她时常破冰而出,仰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,每当有飞鸟掠过,她总是很兴奋。

  在小婉的记忆里,祖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,祖母死后,偌大的石湖就只剩下了自己。

  祖母告诉小婉说,横公鱼是可以飞翔的,当月满中天,横公鱼的鱼鳍会吸收月华,化成翅膀,那个时候便可展翅翱翔。

 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小婉爱上了天空,有了飞翔的梦。

  可是小婉的鱼鳍没有化成翅膀,祖母因为太老,已经无法变鳍化翅,她就要死了。

  祖母死的那个夜里,小婉遇见了王,那是一条螭龙,小婉习惯称他为王。

  王静静的看着小婉,旁边是祖母刚刚僵直的尸体。

  王说,你愿意跟我走么?

  小婉那没有眼睑的鱼眼,睁地大大的。

  可是,我要长出翅膀,我要在天上飞。

  王说,没有翅膀我一样可以带你在天上飞。

  尽管用别人的梦想诱拐儿童是不道德的,但那个时候的小婉却笑了,她觉得王笃定的样子简直帅呆了。

  只要能飞上天,我愿意跟你走,天涯海角。

  小婉想到当初第一次遇见王的场景,心里莫名一阵酸楚。如果自己还是石湖底无忧无虑的横公鱼,以后的事情还会发生么?

  后悔么?不,人类都可以为梦想粉身碎骨,自己为何不可?

  为梦想粉身碎骨, 可是,王,你知道么?为了你,我可以放弃梦想。

  欲知后续详情,敬请关注下一章节。

  《天书九卷》 ——广州暴雨网络出品,是一款3D回合制仙侠类RPG手机网游。游戏中你将欣赏到优美细腻3D场景、收藏那千百神宠坐骑妖灵,体验到激烈震撼打斗节奏、畅 游于扣人心弦精彩剧情。乱世、冒险、阴谋、人与妖灵的共存或决裂,手游界最强仙侠传奇即将拉开序幕,一段奇幻的神秘之旅等待你来开启……

更多相关游戏信息请关注:《天书九卷》爱游戏官网

看手游新闻,就在爱游戏网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